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【我们一家都是人十日专访】作者:路人
【我们一家都是人十日专访】作者:路人
            我们一家都是人十日专访


字数:14329字

  笔者路人为了『十日谈』特别充当一回记者,以专访方式报导根据线报得知的『淫乱家庭』。

  让我们听听这个家中成员的各别专访(为了不多占篇幅,文中路人的问话都已消音,反正那也不是重点,是不是?)。

       爸爸──江滔伟45岁妈妈──朱秀如42岁

       哥哥──江世清21岁妹妹──江筱茵17岁

  地点:女儿的房里。

  爸爸的话:

  「首先,我必须要跟你说明,我绝对不是变态者……我受过高等教育,也有正当的职业……我绝对是一个文明人……」

  「我也不承认我跟我女儿性交是一种罪行、或暴力;而是一种教育……因为我们的思想是纯正的,我们的动机是正当的,如果应要说我们错了,那也只能说我们的思想、行为是超越目前的时代而已……」

  「换句话说,就是『天下皆醉,唯我独醒』的意思……你看古今中有多少思想先进的人,总是会被当时的社会认为是『异类』、『妖言惑众』?……所以,不正常的是现今的社会,不是我……我想,总有一天人们会了解的……」

  「可是,我总不能等到那一天,再来教育我的下一代啊!……你看!我女儿的身材、脸蛋可说是一流的,尤其是她的胸部,绝对是承袭了她母亲的『优良』传统…丰满又有弹性,不论任何人一见,都会忍不住想摸它们……」

  「而且,现在的社会又这么乱,陷阱那么多,一不小心都会造成失足之恨的…为了让我的子女们有自我保护的能力,而不会在社会上吃亏上当,会受到伤害…所以,我以教育的心态,教导我女儿如何去拒绝或接受,甚至享受性爱……」
  「所以我敢说,我绝对正常!……以我的精神状态而言,我非常清楚我正在做甚么,我绝对不是在意乱情迷下胡蹭瞎磨,或存心不良趁机轻薄……你看!我的动作是多么地温柔、细腻……她那粉红的乳尖不是逐渐在变硬吗!……」
  「你别看她现在好像睡得很沉,其实我知道她是醒着的,她正在享受从我指间传过的快感…这事我做多了,我比你还了解;因为,她是我的女儿耶!她的一举一动是瞒不过我的……而且,我每次这样做的时候,我都会在她耳边细声地跟她解释,我现在正在做甚么动作;而我做这种动作是为了甚么?……」

  「譬如说,我会一面摸女儿的下体,一面介绍说:『这是阴毛……是保护嫩嫩的阴唇的……这是阴道口…这是阴核…阴道壁…再进去就是子宫……总称是女性的生殖器官(系统)…粗俗的话叫』屄『、』穴『……我们有教养的人家,是不该说这种下流话的…要记住!』……」

  「…甚么!我不该挑弄她的『屄』…嗯,应该说『下体』才对…我想,你是搞错了!刚才我就说得恨清楚了…是教育!不要因为你自己思想龌龊,就以为别人都跟你一样!……好!让我告诉你,是怎么开始的,你就会了解了……」
  「…在我女儿十二岁时…还是十三岁?…我记不得了,反正她那时候正在读小学五、六年级……一天夜里,大概凌晨一两点吧!我在睡梦中突然觉得有人隔着内裤在摸我的阳具……你知道的,男人在睡觉时,阳具总是会勃起的……」
  「朦胧中,我本来以为是我老婆打牌赢了钱,所以趁胜回家,免得又输了…那知我睁眼一看,却是我女儿蹲在床上摸我……当下我并没生气或怒骂她,要知道,我是非常不赞同凡事责骂、或体罚的教育方式,那会造成他们有暴力倾向的个性…我也没做任何动作,继续假装睡着,看她到底是要干甚么!……」

  「我睨眼看着,女儿她好像很疑惑,又好像很好奇…只是轻轻地触一触;甚至用指尖推一下,让我的阳具歪向一边,然后又弹回来,也许她把它当成不倒翁玩偶玩起来了!……」

  「…你是说,我为甚么不斥责她?…喔,不!…那样做是会吓着她的,也会让她有做错事的罪恶感……我可不愿意我的小孩在不正常的恐惧中长大……更何况,这也不是她的错。不管男女到了这个年龄,对自己或别人的身体变化,总是会产生好奇的,不是吗!?…就像我的大儿子一样,他小时候,不也是经常跑到我们的房间,偷偷地摸他妈妈的下体…这事以后再说,先说我女儿……」

  「当时,我的想法是:我很高兴!『吾家有女初长成』总是令人欣慰的不是吗!?……她到了好奇的年龄,想要了解一下男人的构造,却没有背着父母到外面跟别人胡来,而来摸摸我的,这倒让我们做父母的不用担心,她会在外面吃亏上当……而且,这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教育啊!这样的学习、认知,对她绝对是有帮助的,不是吗!……」

  「所以,我假装翻个身,趁机把我的双腿分开,这样就可以让我女儿摸得更顺手、看得更清楚……你知道吗,我眯着眼睛看,我还可以看见我的阳具把内裤撑得像一座帐篷,我甚至还可以看到我露出了乌黑的阴毛……而女儿她一定也看得很清楚,我从她脸上露出兴奋、满意的神情我就知道了!……」

  「…后来,女儿她甚至颤抖着把手伸进我的内裤里,结结实实地肉碰着肉,摸着我的阳具……不过,大概是不懂事、又紧张吧!她只是乱摸一会儿,就蹑手蹑脚地回房间去了……」

  「…后来吗?…没有…后来她就没再做这种事了……因为,隔天我就找机会开导她,告诉她无论做甚么事都不准偷偷摸摸的,做人就是要光明磊落……所以,我就脱下裤子,让她仔细观察我的阳具,我并且一一告诉她正确的名称……可不要像粗人说粗话,甚么『屌』、『肉棒』、『鸡巴』……抱歉!还有一些不堪入耳的话,我实在说不出口……」

  「我想我女儿都看清楚了,也了解了,所以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偷偷摸我了…
  你看!我这样教育是不是很成功!……人总是这样,你越禁他,他越好奇、越想看。让他看过了、了解了,也就没甚么了,不是吗?……「

  「…咦!你是说我怎么会去摸她吗?…请你注意你的用词,我不是去『摸』;是去『检查』!……因为,有一次,我女儿坐在我腿上,跟我一起看电视,我突然发觉她竟然坐在我的阳具上,而且还很不安份地动来动去,动得我的阳具受不了刺激而勃起……」

  「我就叫她不要乱动…可是,她却说她下体会痒,很想这样动,却又不知道为甚么越动越痒痒……嘿!女儿她还小,当然不知道为甚么;可是,我知道,我知道她开始发育了,有了『性欲望』了…可是,我想我当时若解释给她听,她可能也听不懂…所以就当做跟她在玩耍、嘻戏地玩着…或许,等她长大一点再跟她解释,她比较容易理解……」

  「所以啊…以后女儿她特别喜欢坐在我的腿上看电视,把她的小屁股压着我的下体,就这么压压揉揉、磨磨蹭蹭…有时候揉得我很舒服…不过,我要特别声明,我都当她是在帮我按摩…没甚么色情、淫秽的成份在…我可是正经人……」
  「…嗯…是…我猜想她也是很舒服的……因为有好几次她都会轻轻地呻吟起来,也许她还不明白她为甚么会呻吟,不过她总会知道的……当然,后来她越来越不舍得站起来。有一次我就这样抱着她,让她全身的重量都集中在下体互顶着的部位,然后在家里到处走动…你知道吗?就这样子而已,我竟然舒服得受不了而射精…当然是射在我的内裤里啊……」

  「…『冻未条』?…喂喂!…请你别再说这种没教养的话…我可不愿意我们家里,感染到这种下流的风气…再说,我会射精也是男人自然的反应啊…有甚么值得大惊小怪的…嘁!真是的……」

  「…没有……那一阵子,我们只是这样玩玩而已…你想也知道,她那种刚在发育的阴户,怎么能插得进去!?……不过,后来真的有插进去过,那也是最近的事啦!……最可惜的,第一次结结实时插进她阴部里的阳具,并不是我的,竟然是是我大儿子的……唉!真是白疼她了……」

  「喔…扯远了!不是要说『检查』的事吗!…我都是趁着女儿她睡觉时,进入她房间帮她做检查的…看看她的乳房是不是又有长大了;阴毛是不是也长多一点了…而她都是假装睡得很熟…有几次我把她的内裤脱了下来,然后试着用手指头插一插她的阴道里,看看她的阴道是否发育正常,或畸形…刚开始当然有点困难,毕竟她还小嘛……」

  「…后来啊?…后来总是会比较习惯,比较容易插进去的…你知道吗…那时候她的阴道实在有够窄小的,我的手指头都是紧紧地被包裹着,那种感觉还真是好……就知道她的阴道有多健康……」

  「就这么弄几回,她的阴道里竟然也会湿润,淫液也会流得到处滑滑的…说真的…那时候我才知道,原来就算还没发育完全,也会有淫液的…唉…可见我们的性教育是多么的贫乏……」

  「我一看女儿也流着淫液,我想那就是可以接受阳具的插入的讯号,所以我也试着,想把我的阳具插进去……可是我的阳具对她而言实在大了一点,光一个龟头就挤不进去……当然啰…我可以硬闯,也许勉强可以;可是,这么一来她一定会受伤的……这么残忍的事情,我绝对是做不下去的……我疼爱我的儿女,我是不会让她受到任何伤害的…天下父母心嘛……」

  「…是啊!…我可以确定,我绝对不是第一个……因为…那一次…大约在一年前吧!……我到南部出了几天差,回来的当晚我又进入她房间摸她…我记得很清楚,我感觉到她的阴道松弛了许多,而且阴唇、阴道口还红红肿肿的…我刚刚一摸她,她就流了许多淫液出来…我就知道她一定跟男人性交过了……」

  「…生气?…当然生气啰…竟然趁着我不在家,去跟男人乱来…这一定要教训教训她,她才会懂得自爱;不然,会被别人嘲笑她是没家教的浪荡女……我气得把她的双腿粗鲁地掰开,也没多做甚么抚摸的动作,一下子就把阳具插入她的阴道里,而且又快、又重地抽动着……」

  「女儿她大概知道我在生气吧,所以她连动都不敢动一下…我看她继续装睡,就表示她心虚,所以我更确定,她的确趁我不在跟男孩子乱来…当时我实在很痛心,情绪有点失控……」

  「不过,这也不能怪我,常言道:『爱之切,责之深』嘛…后来,我也忍不住想射精,我才猛然清醒,可是却忍不住,只好…只好射在她脸上…我…我是怕她怀孕就麻烦了……」

  「…是啊…我当然知道她在装睡…那有女孩子被人这么插还不醒的…而且…
  我还注意到,后来她还喘得很急…看得出来,她也是很兴奋,但她尽量忍着不敢出声……不过,事后我很后悔我这么冲动…因为…后来她妈妈跟我说,是大儿子自己承认是他做的…这也才让我放心不少……「

  「是自己的儿子跟女儿…又不是外人,不会落人话柄……没甚么关系……」
  「…甚么…乱伦?…不!这不是乱伦…你懂不懂甚么叫『乱伦』?『乱伦』是自己家人性交了以后,生出了不知是甚么辈份的小孩,才叫做『乱伦』,就是乱了伦理辈份嘛……还有啊…就是有些做妈妈的,竟然嫁给了自己的儿子;或者兄妹、姐弟结婚成为夫妻,这才叫『乱伦』……儿子就是儿子,姐妹就是姐妹,怎么可以变成夫妻呢?……」

  「…我们…我们这叫『性教育』…不单只是说说,还让他们实际地去做、去体验……以后,男婚女嫁还不是一样要做…我真搞不懂你们这些人…我让他们早一点了解性的乐趣,这有甚么不对!……我更不了解,同样是性交,还不都是性器的接触,而爸爸或兄弟的阳具跟别人的阳具,究竟有甚么不一样?……」
  「唉!可怜喔……你们的脑筋就是转不过来……像你们这种这么愚不可及的思想,我想你们一辈子也想不通其中的道理的…多跟你解释也是徒费唇舌的……
  不过,不管你们怎么认为,我都可以很骄傲的说,我绝对是一个好父亲,而不是变态者……「

  「哪!你看…我女儿仍然在装睡…他这是在害羞…她很乖巧的…我会找个机会,要她起来配合我的动作做…不然,以后嫁人了,跟她老公性交时,也像这样一动也不动的,会叫人家看笑话的,而且也枉费我一片苦心教导……性交就性交嘛…又不是甚么见不得人的事……」

  「…最难忘的一次经验吗?……其实…嗯…也没有…仔细想来…我不论做甚么,都是保持平常心……做人总是不能太苛求…不是吗!?……」

  (换路人忍不住得说几句,这位江滔伟先生,一看就是一位有教养的人,所说的话真是蛮有道理的,忍不住要举双手赞成,更希望他的一席话让我们的思想、人格都有所长进。下次有机会再访问他女儿,让我们一起期待吧!再会!)
  (不同时间,不同地点)

  女儿说:

  「大家好!我叫──江筱茵,我是家中的乖女儿,也是学校里的好学生……
  我在家里一向听从爸、妈的话,在学校的功课也都保持在前三名……现在是高中三年级,明年考大学,我第一志愿是『师范大学』……「

  「…嗯…没错!…以我的成绩可以考上『台大』,可是我的志愿是当老师…
  我觉得我们的教育观念及作法很有问题…说得严重一点是很落伍,完全跟不上时代,我想推广我的思想,用比较适合潮流的方式教导下一代……「

  「…是的!…我的思想的确受我爸爸影响很深…爸爸他教育我们的方式很特别,也很有效,也真的让我们学到很多学校或社会上学不到的东西…所以,我很佩服我爸爸的…也很高兴我有这样的爸爸…真是幸福……」

  「…你是说我跟爸爸性交有甚么感想?……其实,那也没甚么…就是经过爸爸的开导,所以我可以跟你在这里侃侃而谈,有关于『性』的事…我也不曾以为『性』是肮脏、羞耻的事……它是人人都须要、也会去做的事嘛…我真搞不懂,为甚么要做、想做,却又不敢说…这就是教育失败的地方…必须要改进……」
  「也许,我从小就接受了爸爸的教导方式,所以不会扭曲性爱的意义和本质……就像我有几位同学,因为懵懵懂懂地跟男友做了爱,有的怀孕了;也有的觉得自从发生关系后,她的男朋友就不像以前那样爱她……所以她们觉得痛苦、后悔……唉!只怪她们没有像我爸爸一样的爸爸…所以她们不懂……」

  「我爸爸曾经告诉我说:『…不论男女一到青春期,就一定会有性冲动,这是正常的,也可以做正常的性交;但是要做好保护措施,以避免怀孕…因为,在还没有经济能力可以养育小孩,而有了小孩是很麻烦的…』这就是最基本的常识……你知道吗…爸爸跟我性交时都戴上保险套耶……」

  「爸爸还说:『…要为性交而性交…』,就是说,不要把性交当做交易或得到爱情的手段…我那些同学们就是以为跟男朋友做爱,就能得到男朋友的爱,这是错误的观念…所以她们会失望、后悔…这就是扭曲了性爱的本质……」

  「…不!…我不会在外面随便跟别人性交的…就算是很要好的男朋友,我也不会答应他……这种事我看多了…男孩子只要你跟他上过床,他就会对你冷淡…
  …我可不希望我的爱情因为性交而变质……虽然我不会;可是,难保男孩子会跟我有相同的想法……「

  「…性欲吗?…当然会有,这是很自然的事啊…但是,不能因为自己有性欲望,就随便去找男孩子做爱,那多淫荡啊!……最简单的,当然就是回家找家人啰!…更何况我家里就有两个性交的对象……」

  「…是啊!…爸爸跟哥哥……」

  「…因为…我们彼此都有默契…也很熟悉对方的需求…毕竟我是比较重视气氛的……而且,我也很害羞…倒不是因为性交,而是我比较怕生……」

  「…喔!你又提到乱伦了……好!既然你提到乱伦,我就必须解释一下…其实我们根本不觉得我们是乱伦,因为我们之间除了亲情的爱之外,并没有其它爱情的成份在…我仍然认定爸爸就是爸爸、妈妈就是妈妈、哥哥就是哥哥…而爸爸跟我做爱是在教导我们;哥哥跟我做爱也只是在宣泄、疏导彼此的情欲……」
  「…是的!…我刚才就说过了,有性欲并不是可耻的事。我就是为了宣泄难忍的情欲,才会主动找上哥哥的……」

  「…可以啊!…我当然可以说给你听…嗯…应该是一年前吧…我记得,我爸爸外出公干好几天,所以都没有来摸我…以前爸爸总是经常来的…嗯…那是我第一次感到需要…那种感觉也很难形容…后来我才知道那就是『性欲』…不过,当时我并不知道,只是强烈地想要人来揉揉我的阴蒂…然后我就想到哥哥……」
  「当时我担心的只是怕哥哥笑我…所以我心跳得好厉害…直到我蹲在哥哥的床边,看着他的阴茎把内裤撑得高高的…我几乎晕过去…我忍不住地翻开哥哥的内裤,把阴茎仔细地看个清楚……」

  「不瞒你说,这是我第一次看着男人的阴茎会觉得兴奋,虽然以前常常看到爸爸的,可是感觉却跟当时完全不同…不但觉得它很雄伟、很壮硕,充满了侵略性的霸道……说真的,当时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…我只是轻轻地握在手心,去感受它的热度与硬度……」

  「…跟爸爸的比吗?…我觉得差不多…因为当时哥哥的发育都完全了…若要说有甚么不同的话,就是哥哥的比较白一点,而且……年轻嘛!体力总是比较好;爸爸的比较黑……我也不知道为甚么他会比较黑……」

  「后来哥哥醒过来了,我还不知道呢…他并没骂我或笑我,只说:『如果妳愿意的话,妳可以亲亲它!』……本来我也不知道这是甚么意思,后来哥哥才指点我怎么做…还告诉我这就叫『口交』…不但女孩子可以帮男孩子做『口交』,甚至男孩子也可以帮女孩子做『口交』…这以前我都不懂……」

  「哥哥他还说『口交』不论男孩子,或女孩子都会很『爽』…哈…记得以前爸爸曾告诫我们不能说『爽』字,因为『爽』字是非常粗俗的字眼…有家教的孩子是不该说粗俗话的……」

  「…后来吗?…后来哥哥就教我用舌头舔、用嘴巴吸,还教我怎样才不会让牙齿弄伤他的阴茎……我知道我虽然第一次这样做,但我确定我做得很好…因为哥哥他一直喊『爽』…我听得很不好意思,还责怪他呢……」

  「最糗的是哥哥他已经射精了我还不知道,还猛吸着,也吞下不少的精液呢…那时我才知道男人的精液原来是这个样子…以前课本上又没有说…只说性交时男的会射精…又没说原来男人射精时,是那么的兴奋……」

  「更糗的事是哥哥后来帮我做『口交』时,我竟然也忍不住叫『爽』,还让哥哥嘲笑老半天呢……不过,真的!哥哥不论用嘴唇或用舌头弄我的阴户,那种感觉真的很棒…也难怪我会情绪失控……」

  「…对呀!…哥哥在那时让我知道许多我不知道的事…也让我亲身体会到真正的性交…像性交的体位啦…甚么G点啦…他还让我看他收集的保险套耶…有彩色的、凸点的、环节的,还有…有香水味或水果味的…真是让我大开眼界……」
  「…有啊!…那一次我们当然有用保险套…因为哥哥说以后我如果要跟别人性交,一定要用保险套,才不怕怀孕或惹上性病…可是,哥哥也说他不太喜欢用保险套…他说那不够刺激……后来就折衷一下,等他要射精时再戴上……我比较喜欢香水味的,所以我选了一种有玫瑰花香的保险套让哥哥用……」

  「…没有耶…虽然我不曾性交过,但却没像人家说的会痛或流血…我想大慨是爸爸常常用手指插进去,早就把处女膜弄破了吧…而且,哥哥说我的淫液很多,很容易插进去…嗯…刚刚开始被撑得真的有点不舒服…不过很快的就好了…」
  「…嗯…我们换了两三种姿势…最后我是坐在上面而来了高潮的……那是我生平的地一次高潮…我想我永远也忘不了…那种滋味就像晕眩得满眼金星…天地好像都转了起来…又好像全身轻飘飘的…反正很难形容就对了……」

  「…嗯…是的!…我知道爸爸他有发觉我被插过…我想他一定很生气吧…因为隔两天爸爸回家后…可能发现我的下体有异状吧……说真的…当时我好紧张喔…我偷偷看着爸爸的脸…他好严肃喔……」

  「爸爸他很生气地扯掉我的内裤,一下子就把他的阴茎插进去…嘴里还喃喃地骂我不该到外面跟人家乱来……还说他故意这样乱插…是要让我感到痛苦…让我以后不敢随便跟人家乱来……」

  「本来我也急着想跟爸爸解释,是跟哥哥做的,不是到外面跟人家乱来的…
  我知道,爸爸如果知道我是跟哥哥做的,他一定不会那么生气……这一点,我可以确定……「

  「可是,爸爸那种不要命的插法,真的让我很舒服…感觉棒极了…让我顾不得开口说话…但也不敢呻吟出声……甚至我还舒服得想摇动臀部,来配合爸爸的动作…可是,我就是不敢…怕爸爸骂我…想想真是难受……」

  「…有啦!…后来…有一次我爸爸叫我不要在装睡了…要我配合他做动作…嘻…我我知道再也瞒不了…只好『醒』着跟爸爸性交…爸爸教我该怎么做…我照着做…他还直夸我聪明,一学就会…其实啊…哥哥早就教过我了…嘻……」
  「…嗯…感想吗?……我我只能说,我觉得我最有资格唱『只要我长大』这首儿歌了…嘻嘻…一、二、三、唱!……哥哥爸爸真伟大……名誉照我家……」
  (喔!真令人感动的父女情、手足爱,让路人觉得心中暖暖的。各位是否也觉的江妹妹实在很可爱、乖巧呢!?……嗯!下回就找他哥哥江世清来谈谈,我想江家的小孩一定错不了,下回见啰!)

           (又不同时间、不同地点)

  儿子说:

  「哦……你就是路人喔…我在成人网站看过你的文章……我喜欢上网嘛…尤其是没事时就上上成人网站……图片、故事……我可抓了不少……」

  「…你喔?…不怎么样……说实在的,我不太喜欢你写的故事…老是拖拖拉拉的不写重点…色情文章就是要辣一点嘛…大屌啦…鸡巴啦…干啦……要尽量用才够刺激嘛……像你这样写,会有人看吗?我真的很怀疑……还有干屁洞啦…最好是屄穴里一根、屁穴里也一根,干得女主角尿屎直流……」

  「说到这里我就来劲…我告诉你…最好是一排十几个屄穴,另外十几根鸡巴轮着插…这种场面才壮观嘛…而且越变态越好……不过,这种想法,可不能让爸爸知道…他会生气的…他很LKK加SPP的……」

  「甚么『操』不能说、『爽』也不能讲,偏偏要咬文嚼字,真搞不过他……
  你说!『上洗手间』跟『大便』有甚么不一样…还不是一样大便…操……「
  「我爸爸还说插穴……对不起,我爸爸的用词是『性交』,不过我用不习惯,还是说『干穴』好…他说干穴是双方都在享受的事,所以他都正正经经地插我妈的屄穴…你知道吗!妈妈的屁眼是我开发的…到现在为止,爸爸都还不知道插屁眼,让我跟妈妈真是爽透了…这是爸爸他的损失……」

  「…开始吗?……开始是我国小四、五年级的时候,有一次我上学前想跟爸爸要零用钱,所进入他们的房间…可是,爸爸不在,只有妈妈还在睡觉,而且她只穿着胸罩和三角裤…那三角裤薄的让我看见黑黑的阴毛……」

  「也不知道是为甚么,就想摸一摸……那时,妈妈却醒过来…她没有骂我…
  只告诉我不可以乱摸女孩子的那个地方…不过,摸妈妈的没关系……后来我就常常会想去摸一摸妈妈的屄洞……还越来越上瘾……「

  「…后来啊…后来妈妈还叫我把手指头插进去……其实,我当时也没甚么特别的感觉,只觉得我的鸡巴胀得硬硬的很难受…我跟妈妈说了,她就叫我把裤子脱下让她看看…她就帮我抚一抚、弄一弄…后来我才知道那叫『打手枪』……」
  「…没有!…当时并没有射精…可能还小吧…只是觉得很舒服而已……」
  「我记得很清楚,我第一次射精,是在小学六年级时…是我自己弄出来的…
  喔!那种爽劲…你知道的……爽得让我每天都要弄好几回…结果弄得自己好虚弱…有一次还在朝会上晕倒呢…学校通知我妈妈…她问我…我也不知道为甚么…现在想想也真是他妈的糗……「

  「后来,是妈妈发现我在房间里打飞机…她才告诉我这种事做多了很伤身体的…我才想起我就是打太多了,才会晕倒……不过,妈妈也很高兴…她说我长大了…那天她就用手,还有嘴巴帮我弄出来…我还舒服得射得特别多……」

  「你知道吗?我妈妈的口技真是他妈的一级棒…你真的该试一试……记得那天,她先用手,套弄着包皮,然后又用舌头在龟头上转呀转的,喔!他妈的!那种感觉就像蚂蚁在上面爬,又痒又爽……」

  「后来,妈妈就把我的鸡巴全含在嘴里……湿湿的、热热的、紧紧的……反正就是他妈的爽……也没两下子,就被吸出来了…没办法,忍不住嘛!不过,现在我不会这么糗啦!……现在我非干得她求饶绝不罢休……」

  「…知道啊!…那时候我就知道干穴这回事了…只是,我不敢跟妈妈说我想干她的穴…只好去找一位跟我比较要好的女同学…她的阴户还没有长阴毛…看得很清楚…很可爱…可是她的洞洞太小了…我还没插进去,她就痛得又哭又叫的…还说要告诉她爸爸,吓得我连忙跑回家躲起来……」

  「妈妈看见我惊慌的脸色,问我为甚么…我说了…她就跟我说以后不要随便去插女孩子……然后,一面教我怎么弄,一面让我插她的试看看…那时我总算是第一次,把鸡巴插入女孩子的屄穴里……你知道的!那种爽劲,比用手弄更棒千百倍……」

  「妈妈还教我怎么抚摸女孩子、干女孩子,女孩子才会舒服……像捏一捏奶奶啦、揉一揉阴蒂啦……先让女孩子想要得不得了,然后你就可以想怎么干就怎么干……还有啊!妈妈还教我怎么舔穴。本来我觉得那样做好脏喔,可是妈妈说她有洗乾净了,还特别喷了香水……」

  「…嗯!…舔了啊!…其实…我舔时并没甚么感觉…倒是妈妈被舔得一副骚浪的模样,让我看得欲火焚身……嘿!你没看到她当时的模样,简直是疯了的似的…还直喊『…再来!再来!乖儿子!…』……后来,还紧紧的抱着我的头,好像要把我的头都塞回去一样,让我还差一点喘不过气来……」

  「事后,妈妈才告诉我,在她十六岁那一年,就是被她的男朋友像这样舔,舔得她受不了…后来跟爸爸结婚后,爸爸从来没像她以前的男朋友那样舔她……我想,爸爸大概是嫌脏吧!……可是,妈妈说她很怀念那种滋味的……所以啰…为了让妈妈快乐,我当然愿意帮她舔……况且,我觉得那也不算很脏啊……」
  「也是这个缘故,所以我舔穴的功夫真不是盖的……后来,凡是被我舔过、干过的女孩子,都一定会再回来要我舔她、干她……」

  「…喔,不!…干女孩子的技巧也不全是妈妈教的…妈妈只算是启蒙而已…
  我大部份都是从录影带,或书刊上学来的…不过那得偷偷的看,要是让爸爸知道了,准挨一阵骂……爸爸一直认为那是下流的东西……现在就更方便啦!一上网,要甚么就有甚么…也不必担心录影带、书刊要藏那儿……「

  「上一次…就是母亲节那一天,我在网路上购买一根电动按摩器,送她当礼物……当天我就用在妈妈身上。你知道吗?…那根电动按摩棒,把她震得哭爹喊娘的,爽得不得了…看得我也受不了;可是,妈妈舍不得把按摩棒抽出来……于是,我就插她的屁洞……」

  「我看过玩后庭花的文章、图片,早就想尝一尝那是甚么滋味,那一次就是一个好机会……不过,也许是生手;也许是太紧张,而且妈妈只顾着自己爽,又不配合…让我弄了好几次都弄不进去……最后,我灵机一动,戴上保险套…因为保险套上有润滑剂嘛…靠着润滑剂的润滑,才勉强插进去……」

  「…感觉吗?…那还用说,妈妈的屁洞简直比处女穴还棒,实在有够紧的,爽得让我直打颤,没两下子我就交货啦……」

  「…我妈吗?…当然!第一次被开后庭一定不习惯的…记得事后几天,她走起路来总是怪怪的……不过,后来妈妈也好像上瘾了…有时候我前面插着,她后面都还得撑一根按摩棒顶着……」

  「…我妹妹吗?…没有!…要知道我妹妹的个性怪怪的,跟我爸爸很像……我想除了鸡巴跟卫生绵棒外,她是不会让其他东西塞进她的屄穴里的…更别说是让我插她的后庭了…不过,她的屄穴就够人家爽上天了,谁管她的屁眼呢……」
  「…比较喜欢干谁?…嗯…说真的!妈妈跟妹妹各有千秋,实在很难回答…像妈妈年纪虽然比较大,屄穴也比较松,可是她的屄穴会吸……而妹妹的屄洞就比较紧…可是,她俩要是爽起来,那种骚劲……喔…真他妈的让人受不了……」
  「…乱伦?…我看你真的有问题…我还以为你们这些写色情文章的人,想法都比较开通,想不到你却这么『锅巴』……好,你既然要我说,我就说!……我是觉得一样是屄穴,为甚么要分谁的可以干、谁的不可以干呢?……」

  「从历史上的观点来说,人类刚开始还不是有屄就干…谁还管他是母亲或姐妹的屄……后来,是怕爸爸跟儿子争风吃醋,所以才订下这种莫名其妙的规矩…
  以免父子、兄弟翻脸,破坏了家庭和乐的气氛……要是,一家人都能相安无事、互通有无,那你干我的妻子;我玩你的老婆,岂不妙哉……「

  「再从医学上来说,虽然优生学证明了近亲相奸,会生出不良的后代…可是,我们只是干干而已,又不会让她怀孕。大家舒服一下而已,有甚么关系……反正不干白不干…把屄穴放在你面前…看你干不干……」

  「也可以从心理学的观点来说,你知道吗?最容易发生性关系的对象就是自己的家人,而排名第一的就是兄妹或姐弟……因为,彼此都有感情嘛…又懵蒙懂懂的,一好奇之下就干上了……而且,跟家人干,除了性交的快感外,还有一种刺激、犯罪的快感…如果没亲身体验,你是不会懂的……还有……」

  「…喔!我怎么会知道那么多?…嘻!…其实也没甚么啦…这些事情,都是从网路上看来的……怎样?…屌吧!…有机会的话你也应该多上网去学学……」
  「还有,就拿我来说吧!我觉得『人不风流枉少年』这话说得很对……现在年轻有劲不干,等老了干不动不说,就算让女人不爽,也会把你踢下床的…所以啰!能干多少算多少,才不吃亏……外面没得干,家里还有两个热呼呼的屄等着呢……你看!…我多幸福啊!……」

  「所以我的原则是:『有屄堪干直须干,莫待无屄空打枪』…哈…哈……」
  (唉!没想到江家竟然会有这么不良的儿子,真枉费他爸爸一片苦心了!…本来路人真不想把他的话报导出来,因为……一开始他就乱批评我的文章,让我乱不爽的……不过,为了有始有终、客观据实的报导,也只好忍一忍、牺牲一下啰……还有,我想各位一定也跟我一样,想看看他妈的…喔!是他的妈怎么说……废话少说,这就去了…走!……)

  (还是不同时间,不同地点)

  妈妈说:

  「…谢谢你的夸奖…大家都这么说…我也觉得自己身材不错…嘻!……」
  「…嗯!…我知道的…不用你告诉我…我当然知道我老公常常去摸女儿;也知道儿子跟女儿做过很多次…但我从来没阻止过他们……」

  「…放纵?…喔,不!…我不觉得这是放纵……我认为我老公是在教导女儿…而儿子跟女儿算是一种实习……我很信任我的家人的……你知道吗?我老公他从不会在外面捻花惹草…也不会对别的女人做下流的动作,或说下流的话…他很爱我们…很顾家的…我真替我的小孩高兴,他们有这么一位好爸爸…而我有一位好老公……」

  「就拿我老公摸我女儿这事来说吧…是男人嘛…摸一摸总是会兴奋起来…可是他一直不敢把他的东西插进去…因为,他怕弄伤她嘛…总是要慢慢来的……当他受不了了…他就会找我…或者我不在家…他就自己弄出来…由此可见…我老公是多么有理智;也多么地疼爱小孩……」

  「至于我的儿女们就更不用说了……我女儿是XX女子中学的高才生,乖巧听话,功课又好……大儿子虽然不爱读书,也勉强挤上的大学……不过最重要的是,他们从来不会在外面惹事生非,让我们为人父母的的确放心不少……」
  「你说!有哪家的小孩能像他们这么好呢?……所以我很疼他们的…只要是他们想要的,我就会尽量想办法让他们满足…这也是教育小孩子很重要的一项工作…你想!小孩甚么都有了,就不会到外面去偷啦、抢啦……是不是?……」
  「所以啰!小孩子长大了;有性的需求,让他们发泄一下精力,也是应该的……再说,让他们在家里做,总比让他们到外面跟人乱来好吧!……要是只有一味的禁止,到时候若男的去强暴女孩子;女的未婚生子,那岂不麻烦……」
  「再说,我持家的原则,一向是家里有的,就不必再添购,这也算是一种节俭、一种美德……那个事也是一样,在家里就可以解决,又何必去外头找呢……更何况,用一用又不会少一块肉……」

  「…淫乱?…不!…我不觉得我们家很淫乱…那是别人的观点…嗯…好!…
  就算你说的我们家很淫乱,可是;我们自己家人在一起,做我们爱做的事,并不会去碍着他人…那别人凭甚么来干涉我们呢?……「

  「还有,我说过了,我老公除了我以外并没有别的女人…而女儿她也不曾到外面跟人家乱搞……我比较担心的是我儿子…年轻人嘛…女朋友多…万一不小心,让人家怀孕了,那很麻烦的…所以我常常要提醒他带保险套出门…他总是说戴保险套不过瘾…唉…真是的……」

  「至于我…我就更安份守己了……你看…我的身材、脸蛋是不是一流的标准……在外面,想上我的人可不少呢…可是,我从没跟别人上过床…才不像我那牌友,像张太太跟李先生…还有王太太跟陈先生…他们都偷来暗去的…惹得家庭闹风波…要是我想要,我老公也不会知道…可是,我才不像她们那么淫荡呢……」
  「…才不是呢!…我跟我儿子做,才不是我想要呢……那只是帮忙我儿子,让他发泄一下过剩的精力而已啊……」

  「…喔!…别说得那么难听…甚么爽不爽的!……是!…我是会有快感,甚至会有高潮……可是…那也是自然的反应啊……我又不是性冷感……插插弄弄的谁不会有反应啊……」

  「…跟儿子做的事吗?……我老公他早就知道了…他不会怪我的…他知道我是在帮我们的儿子嘛……不过,我可以偷偷告诉你…他有点儿吃醋…嘻…说实在的…我儿子比他行嘛…年轻人的干劲,我老公是比不上的…我儿子可以让我高潮得晕了好几回,他却还不丢精哩……」

  「我跟你说喔!最好玩的一次是…我正跟儿子在做…我老公突然回来…他并没有进房阻止我们……而是出去到附近公园走一回,等我们弄完了再回来……那天晚上他才骂我……他骂我不该叫得那么兴奋、那么大声…他还怪我在跟他做时,都没叫得这样…结果,那一夜我就赌气的叫得特别大声…吓得他直叫我小声一点…别让邻居都听见了…嘻……」

  「不过,说实在的……我儿子实在真棒,他的东西比他老爸的还要长…要知道女人怕长不怕粗…小孩都生得出来,东西再粗也塞得进去……可是,东西长可就会要人命了……每一次都撞在子宫上,魂都被撞飞了……就算你从来不叫,也非叫得特别大声不可……」

  「…喜欢谁嘛?…这还用问…我当然喜欢我老公啰……我跟儿子是亲情,跟老公是爱情,这我可分得很清楚……虽然跟儿子做爱,那也只是情欲比较满足…但是我不会因为这样就抛弃老公儿,喜欢儿子的…爱情跟性欲倒是两码事……」
  「你们男人不都是喜欢嫖妓吗…那你们跟妓女们有没有爱情呢……反过来说…妓女们也不会跟嫖客有爱情的不是吗……可是男的做了会丢精…妓女们有时候也会有高潮…所以没有爱情也可以做啊……更何况我们之间还有亲情呢……」
  「…乱伦吗?…嗯…说实在的,我也觉得这有点不妥…毕竟现在的社会上,并不容许这种事情发生…不过,这也是别人这么认为……我想,我们的家人都不会这么想…所以我们不管怎么做…只要不到处乱说就好了……」

  「再说…儿子本来就是从我的肚子里,经过阴道里生出来的嘛…他的身体是不是也是经过了阴道出来?…这样为什么就不是乱伦…为甚么只有性器插入阴道是乱伦…而身体经过就不算是乱伦…这不是很奇怪吗……」

  「而且…我认为我是在帮助孩子成长、懂事……刚才我说过了…社会上一般人总是认为『性』是羞耻、肮脏的事…男孩子不能问,女孩子不能讲,学校里更不会教…你说要他们怎么办……」

  「你说!有那个男孩子对女生不好奇…也有的小女生甚至怀了孕,还不知道为甚么……有的小女生跟男孩子做了好几回,都没尝过高潮的美味,甚至还不知道甚么叫高潮……光插插弄弄有甚么用……」

  「所以我就用我的身体,让我儿子实际的认识一下女人的构造…教导他应该怎么做…怎么做才会享受到性爱的快乐……至少我们的小孩,不会笨到认为接吻或牵手就会怀孕……」

  「…牺牲?…这也谈不上甚么牺牲啦…这是母亲的天性嘛…做母亲的为了儿子,甚么事情都可以不顾…就算你认为这是一种牺牲…我想我也不会让儿子失望的…只要儿子满足、快乐,做母亲的也会跟着满足、快乐的……」

  「…我的感想吗…其实我也没甚么特别的感受…若硬要说有的话…我觉得我们是最温馨、和乐的一家人…或许我们教育小孩的方式跟别人不一样…可是,我们也做得很好、很成功啊……」

  「丈夫奉公守法…妻子照顾家庭…小孩循规蹈矩…这不就是人人渴望的『模范家庭』吗!?……」

  「好了!不能再谈了……我答应等一下要去张太太家摸八圈…再说下去会迟到的…让三个人等我一个不好意思……」

  (~~母亲像月亮一样~~照亮我家『眠床』~~哇!妈妈真是伟大……真羡慕他们这一家。常言道:『成功的男人,背后一定有一伟大的女性』,江妈妈这只手不但推动江先生,还『推』动她的儿子、她的家……)

  (报告完毕!有机会的话再来报导江家的居家生活,再会!!)

               【全文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