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【老婆的性感开发之旅】(56 上)【作者:8083979】
【老婆的性感开发之旅】(56 上)【作者:8083979】
字数:5127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《一》大学时代

            五十六、下定决心(上)

  「六姐的喘息声越来越大,我不知道他们具体进行到了哪一步,我完全停下了穿衣服的动作,因为我清楚现在六姐的耳朵跟我的距离只有一个床板,我不确定多大的声音会被六姐听到,现在的我,只想安安全全的度过这一难关。」

  「我的身体完全僵住了,一动不敢动,我可以控制我的动作,可以控制我的呼吸,但是我却无论如何也控制不了我的耳朵,近在咫尺的呻吟声,不断传来,好像六姐就趴在我的耳边喘息一般。」

  「这其中还夹杂着“啪”“啪”的肉体撞击声,这声音根本无需猜测,我就知道,刚刚还穿梭在我阴道里的滚烫阴茎,并没有因为意外而冷却,反而可能变得更加炙热,进入了另一个不同的温室。」

  「虽然那个人摘下了之前用过的避孕套,但我还是觉得很是羞愧,好像自己的淫水也随之进入了六姐的阴道,与他们两个的爱液混合在了一起,成为他们性爱的润滑液,帮助他们登上巅峰,享受极乐。」

  「这应该是我第二次偷听他们做爱了吧?可是上一次我是完全的置身事外,以一个偷窥、偷听者的身份存在,可是现在那?现在算不算是我已经参与其中了那?这种感觉让我更加难堪,原本我还只是把自己的身份定义为“小三”,可是现在那?我是什么?这是不是就是那个人说过的3P?」

  「我记得上一次,在很冷的夜晚,我孤单的站在树林里,隔着石头偷听他们的说话。可是这一次没有冰冷的风,没有了坚硬的石头,有的只是薄薄的床板和被褥。我能感受到床的震动,还有星星点点的灰尘落在脸上,甚至有些迷住了眼睛。」
  「我紧紧的闭着眼睛,不很用手去揉,只能还保持着刚刚下意识的动作,一只手捂住下体,另一只手抱在胸前,用胳膊夹住还没来得及扣好的内衣。虽然我知道现在不会有人看到我狼狈的样子,但是出于心中那仅存的一丝矜持,我还是这样做了,这应该算是我最后徒劳的坚守着的尊严了吧。」

  「然而我没有想到,闭上的眼睛,却令我步入了更加无法控制的境地。原本外面微弱的光线,还能分散一些我的注意力,但是现在因为眼睛的紧闭,一项感官彻底封闭,耳朵自发的承担起了全部感知的工作。」

  「六姐的声音越发清晰和响亮,这种声音我经常发出,那是在身体的快感如潮水般涌来时无法自制的吟唱。在声音的描绘下,原本漆黑一片的眼前,好像慢慢出现了画面,两个赤身裸体的人叠在一起,身处上位,意气风发,任意驰骋的男人,就是那个人无疑。」

  「可是处于下方,被人肆意操干,还要呻吟讨好的女人的脸,却飘忽不定。那貌似是我的脸,却又好像是六姐的脸,我努力的想要看清,可看到的却是我和六姐重叠在一起的样子,这是说在我的心里,已经还是慢慢的想要与六姐一起跟他做爱了吗?我不敢再想下去,这已经完全突破了我的底线。」

  「我努力控制自己不要去想象这可怕的幻想。可是人类好像就是这样一种奇怪的生物,你越是控制自己不去想什么事情,这种事就越会出现在脑海里,挥之不去,尤其是现在我的耳边还一直回荡着六姐的叫声。」

  「随处飘落的灰尘无时无刻的落在我的身体上,很轻,但是我却有很清晰的感受,淫荡的叫床声,令我的下体开始慢慢的发热、潮湿,灰尘很小,但却好像能对我身体的敏感带造成强烈的刺激。」

  「我知道这是心理作用,刚刚在那个人的一番玩弄和操干下,我本已经就快要到高潮了,六姐的突然到访,让我不得不强忍着欲望藏在床下,被压抑的快感,还没有消散,却再次被点燃,卷土重来的攻势,如同山崩海啸般不可阻挡。无法阻挡,就只能被侵蚀,而被侵蚀的副作用,开始慢慢的显现了。」

  「敏感的身体开始有了反应,是因为内心还是因为灰尘,我来不及细想。现在在我的脑海里,只有对那巅峰的渴求。“啪”“啪”的声音也不绝于耳,我不知道现在六姐和那个人在用什么姿势,但是凭我对这个房间的熟悉,如果两个人是以正常的方式在做爱的话,那么我的脸的正上方,应该就是六姐阴道口的位置。」
  「我不敢想象,此时那个人的阴茎就在我面前十几厘米的位置,抽插于六姐的阴道之中,如果没有床板和被褥的阻挡,我也许早就看到六姐的阴唇被那根丑陋的阴茎,拉扯的嫩肉外翻,淫水横流的下流场面了。我估计在我与那个人性交的时候,应该也是这样吧,原本只属于你的嫩肉,却被别人操干得外翻。」

  「原本应该只是用来滋润你的阴茎的爱液,却为别人润滑开路,甚至喷涌而出,淋湿被褥。那么如果现在没有了中间阻隔的床板和被褥,那六姐和那个人混合在一起的爱液会不会直接就会滴落在我的脸上?这个想法让我一惊,虽然明知道不可能,但是我却又想,如果六姐兴奋得爱液喷涌怎么办?」

  「大量的爱液,会不会慢慢阴湿床单,然后渗透在被褥里,直至流淌到床板上,然后慢慢下渗,直至阴湿全部阻隔,滴落而下,落在我的脸上那?现在想想我知道自己当时的想法是有多可笑,可是当时已经开始意识模糊的我,却还是认为,这种事发生的几率很大。」

  「藏在床下的屈辱,和来此下体的欲望,令我几乎已经昏了头脑。想象着头上十几厘米正在发生的事情,我的两只手,下意识的就开始抖动了。当然这种抖动,是基于手指已经按在阴核和乳头上的情况下。」

  「是不是觉得我很不知廉耻?我也这么觉得。可是那个时候,我真的已经忘记了廉耻,虽然明知道应该远离这种龌龊之事,虽然明知道现在的情况不应该有什么过分的动作,可是越是这么想,越是有一种变态的快感,不断涌来,在身体已经完全沦陷的情况下,我的意识也开始慢慢失守。」

  「就是这样,在床上的两个人畅快的做爱的时候,你的女朋友,那个在你眼中清纯的女朋友,正龌龊的,想一个欲求不满的婊子一样,一边在床下偷听,一边,下流得自慰着。」

  「可是就在我沉浸在自慰的快感中时,六姐的一句话却给我浇了一盆冷水。在那个人的调戏下,六姐竟然说她前两天看到了我和那个人在浴室里交合的场景。这让我浑身一冷,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,难道该来的终究是来了吗?」

  「我在心里已经给自己判了死刑,可是在六姐继续说下去之后,我才发现,原来她虽然看到了我,却把那个在操干着我的人,当成了你。就像我之前说的,明明是你带了绿帽子,可是在六姐和四姐心里,你却成了始作俑者,我真的为你感到悲哀,当然造成你这一切的难堪的原因,是在我身上。」

  「说实话当时听到六姐话,我真的十分震惊,我万万没想到的是,六姐和四姐竟然会在那个时候出现在那个地方,但也许六姐她们就是来解脱我的,无论将来我面临什么处境,但起码比跟那个人一直这样苟且下去要好。」

  「之后六姐说她在四姐的阻拦下没有进去查看,这让我有些失望,说实话,从那一刻开始我就已经做好了这件事会大白于天下的准备,也是从那时候开始,我就意识到了随时跟你摊牌的可能。」

  「尤其是六姐说,她之后还看到你从教学楼里走出来,那一刻我真的崩溃了,当时的我不免猜测,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了什么,可是再一想之后你的表现,却又没有一丝流露,我不知道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,也就只好向把这事放在了一边。」
  「虽然在当时看起来,没有什么后续的事件发生,但是这一段插曲,却着实给我敲响了警钟,“常在河边走,没有不湿鞋”的俗语又一次在耳边响起。这让我原本对于跟那个人保持关系有些动摇的心,更加进一步的松动了,无论如何必须要结束了。」

  「当时的我想,如果你真的发现了什么,找我质问,我就会跟你坦白,然后强行切断这一切破事。可是因为对你的爱,我真的不想离开你,所以在我的心里还存在着,一些侥幸,想如果你还蒙在鼓里,我就自己想办法解决,然后再回到你身边,虽然我已经脏了身体,但是我会跟你更好的自己,去补偿对你的亏欠。」

  「那一刻我下定了决心,只要能离开那个人,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。不过现在想想这个草率的决定,简直错到了离谱,正是这种心态,让我走上了现在的不归之路,也许那时候我能像今天这样跟你坦白的话,我们的关系还能维持下去,可是现在看来,一切都已经不可能了。」

  「当时的我因为下定了决心而放下了紧张的心情,上面的两个人并没有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插曲而停下他们的动作,反而战斗的更加酣畅,着不禁让刚刚从紧张中缓和下来的我,又一次被点燃了欲望。」

  「我也不明白当时自己是什么心理,明明在六姐丢下重磅炸弹之下,应该紧张的兴致全无。可是在那个昏暗的环境下,闭起了眼睛,仅能靠耳朵去感知一切的我,就是无法把六姐的淫叫声从脑海中挥去。而且在内心几经曲折之后,我的欲望来的也更加强烈。我只想赶紧释放欲望,然后用清醒的头脑再去考虑其他。」

  「我甚至不禁有些怀疑,自己是不是有些变态的嗜好,越是受到虐待、屈辱和压迫就会越兴奋那?这个发现我不愿意承认,但是我也不能否定它的可能,但是对于当时的我来说,这是让我能继续得到满足的唯一借口。因此在模棱两可的以这个为借口的情况下,我原本停下的手指,再一次动了起来。」

  「我的手指的速度一点一点加快,快感也一直在攀升,对欲望的渴求已经完全占据了大脑。什么小三,什么3P,什么偷情、什么受虐啊这些变态、无耻的字眼都已经离我远去了,当时的我,只希望尽快突破最后的关卡。」

  「没有了滚烫的阴茎,光靠自己手指的抚弄,让我很是难熬。下体的空虚感越发强力,可六姐的叫床声好像充满了魔力,让无法停手,反而越陷越深。就像我当时在自慰的时候,会冲动得给那个人打电话主动送上门去一样。在强烈想要追求快感的时候,我的胆子也大了起来。」

  「我微微曲起了双腿,然后上半身也微微向上翘起,这样才得以让我的食指和中指慢慢插入了自己的阴道。虽然之前我也曾自慰过,可是那一天的感觉却令我始终记忆犹新。」

  「我的手指慢慢的穿过阴道口,小阴唇没有一丝褶皱的皮肤,在爱液的润滑下,没有多少触觉,也没有进行阻挡。可是当我的手指继续往里面伸的时候,却摸到了连绵不断的褶皱。」

  「当手指触摸在褶皱的皮肤上时,我的身体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,快感瞬间遍布全身。虽然手指的粗度远远达不到阴茎的程度,但是对于此时的我来说,已经很是兴奋和满足了。」

  「强烈的欲望驱使我让手指探入到更深的区域,可是以我现在的姿势这已经是极限了,因此我开始用指尖来回的摩擦满是褶皱的阴道腔肉。我记得当你们的阴茎插入时,我感到的是阴道口微微一涨,然后就是阴道里能清晰的感觉到一个粗粗的、炙热的物体在摩擦。」

  「整个被刮过的阴道壁,都在给我的大脑传达舒服的感觉,就像那个人一样,他的阴茎不长也不粗,可是他的龟头却有些不成比例的大了,这种也许在你们感觉没有什么,可是当它进入我们的身体后,却有着明显的诧异,那种褶皱被撑开,然后直接肉对肉的摩擦,比有褶皱的时候,要好上百倍。」

  「也许是已经习惯了那个人粗大龟头的摩擦,或者是现在这种轻度的刺激已经无法满足越来越高涨的欲望了,慢慢的我原本插在阴道里的手指,开始弯曲了起来,第一节手指肚轻轻的按在了阴道口往里不远的阴道上壁上。因为在我的经验看来,当手指摸到那里时,带给我的快感是最强烈的。」

  对于小欣这段的描述,我听得很是认真,因为那天我是藏身在密室里的,在我的角度看去,只能看到床下蠕动的黑影,并不知道她都做了什么。所以现在在小欣的描述下,才将那段空白的画面补全。对于小欣不知道G点的名字,我有些无奈,但是理解,毕竟单纯的小欣再此之前从没有接触这种淫秽的事情。

  她不知道,我也没有纠正,依然默默的倾听。在小欣一直以来的描述中,我虽然做了几次反应,可是并没有什么过激的行为。是在我看来,虽然今天发生的事情,已经完全在我的计划之外了,但是既然已经这样了,那我就不如一次让小欣说个痛快,在压抑、回避了这么久之后,也许说出来,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。

  再有就是,因为很多事情我已经亲身经历过了,所以我并没有很是专心的去听,毕竟光是听小欣的心路历程,不是我的目的,我现在最急迫要做的,是挽回我最爱的女友,所以有的时候我的注意力会转向之后该怎么应对,而在必要的时候给予她一些回应,让她继续说下去,不至于窝在心里,承受煎熬。

  「当我的指尖一点一点的轻触在了那一处有些凹凸不平的区域,对于手指来说,除了摸起来有点像海绵以外,几乎没有别的感觉。可是对于我的欲望来说,那好像就是一个打开闸门的开关。」

  「我不知道具体应该怎么形容那种感觉,在那一瞬间,我全身压抑已久的性奋以那个点为圆心,猛然扩散开来,我感觉全身瘫软,就好像触电一般,快感一浪跟着一浪,一浪胜过一浪。这种爽快的感觉,甚至在频繁刺激后,会让人有一种爽的受不了的感觉。」

  「虽然感觉自己快要承受不住这种超凡的爽快感了,但是已经沉浸与变态快感中的我却并没有停下来,两根手指还在拼命的交替着摩擦着那里。慢慢的我感觉自己的阴道好像不断的扩大了空间,分泌的淫水也越来越多。原本两个手指就填满的阴道好像有了空隙,我下意识的把无名指也填了进去。」

  「三根手指的来回刺激,让我再次恢复六姐来之前的状态,也就是即将到达高潮的状态,我甚至能感觉到下体里已经被淫水充满了的感觉。这时的我应该真的算是已经开始不管不顾了,貌似是一种只要能让我到高潮,哪怕是让我去死我都愿意的感觉。」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