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【魔欲】(05-06)【作者:鬼才想当年】
【魔欲】(05-06)【作者:鬼才想当年】
字数:11098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第五章巧儿风情

  第二天,容光焕发的阴后返回京都的客栈与麾下的三大将汇合。她稍作准备就命人叫来商乌,巧儿和黑心夫人。三人见到阴后的模样,立马心领神会,但依旧很恭顺的俯身跪地,静候阴后的命令。

  坐在主座的阴后带着一丝丝的媚意,略显慵懒的说道:「此次奉太后旨意,招尔等前来自有吩咐。关中地区武威王领兵造反,朝廷早已经厉兵秣马,严阵以待了。而我们的目的,就是查清楚中原地区还有哪些门派对朝廷阳奉阴违,为防止他们和武威王里应外合,一定要彻底查清楚,将他们一网打尽。」

  商乌闻言,说道:「启禀阴后大人,那些虚伪的家伙自然应该好好收拾一番。只是前些时日我圣盟不是已经清剿过了吗?那是不是阴后大人您说剩余的一众门派都已经诚心归附,为何现在……」

  可没等他说完,一边的巧儿就接了话:「呵呵,商场主玩笑了,那些所谓的名门正派不过是虚伪至极的家伙罢了,他们只是摄于我圣盟的淫威而不敢造次,怎会诚心归附?嘻嘻~ 启禀阴后大人。巧儿愿意带人去清剿这些叛徒,为太后和朝廷扫清寰宇。」

  阴后微微颔首,笑道:「难得你如此主动。那好吧,就着你全权负责此事,商乌和黑心从旁辅佐便是。」

  巧儿喜形于色道:「多谢阴后大人。」

  既然主子发话,商乌就算心中不满也只能领命。等阴后离开后,商乌站起身子,看着巧儿不冷不热的说道:「恭喜巧儿堂主将立大功啊,如若办成此事,想必一定会得到太后青睐,说不定还会赐下那传说中的」极乐旋涡「也说不定呢!」
  巧儿倒不生气,反而略带风骚的靠近商乌,如葱根的小手轻轻摸了下商乌的胸肌,脸如桃花的说道:「嘻嘻~ 这只能怪商场主太老实,如此大功都不知道争取。不过借你吉言,等奴家真的得受神功,一定会请你尝尝鲜的~ 」

  说完,极具妩媚的飞了个媚眼。

  商乌打了个激灵,下体不自觉的鼓了起来。连忙运功控制自己的欲火,暗骂一声骚货,冷哼一声走了。

  巧儿娇笑连连,瞥了眼一边沉默不语的黑心夫人,说道:「嘻嘻~ 黑心姐姐不会怪奴家吧。」

  黑心夫人抬起隐藏在黑色斗篷里的头,声音依旧冷淡的说道:「哼,他和我没什么关系。」

  巧儿连忙装出一副吃惊又好笑的表情道:「哎呀~ 黑心姐姐好冷淡呢~ 不知道商场主听到这话会有多伤心呢~ 哈哈哈,不过,奴家还需要请黑心姐姐帮奴家一个忙才行。」

  「什么?」

  「嘻嘻~ 就请黑心姐姐能将你炼制的狂情合欢散借我一副,妹妹必有重谢。」
  黑心夫人嘴角一勾,看了眼似乎有点发春的巧儿,哼道:「哼,好。」
  于是,带着黑丝手套的小手一番,一盒包装精美的药盒出现在手上,直接扔给了巧儿。

  巧儿忙不迭的接过药盒,对着药盒的密缝细细的闻了一下,「呼~ 好劲的味道~ 好喜欢啊~ 」

  然后收起药盒,对黑心夫人施了一礼道:「那妹妹谢谢姐姐了。」

  说完,带着一股香风走出了大厅。黑心也略作沉吟,跟着走了出去。

  话说在清平府,一直是名门正派——神玉门的主场。当年圣盟在江湖大清洗之时,此门派见风使舵,果断当了圣盟的狗腿子。等风平浪静,也接受了朝廷的嘉奖,门派发展也是越来越大。只是这些年来,此门派暗地里是不是真心顺着朝廷却是不得而知了。

  只不过此时的掌门府里,却是活色生香,倒是极尽风情。

  只见掌门于风,此时衣衫不整,正抱着一具暖玉温香的妙人儿,狼首扑在美人胸前,如饥似渴的舔舐着。

  「呵呵呵…嗯…好舒服……好美……用力吮……啊…于门主真是雄风振振,舔的巧儿美极了……」原来,被抱在怀里的正是圣盟的巧儿。此时的她一身粉色轻纱,红色的肚兜被扯在软糯糯的肚皮上,巨大的双峰被一双大手揉来搓去,那两点的嫣红也是水波粼粼,明显没少遭到口水的照顾。

  纤细的腰肢下是饱满丰腴的美臀,一件窄小的亵裤遮住最美的风情;修长完美的玉腿裸露,紧紧缠住身前男人的腰肢;更是面如桃花,媚眼微闭,显然十分享受。

  于风的舌头,不住地在她的蓓蕾打圈,一时轻吸,一时缓扯,直美得她哆嗦连连。而牝户的膣肌,也随着不住攀升的欲念,不停地收缩蠕动,潺潺玉液,一如洪水奔流般源源涌出,打的亵裤都带着点点的水渍。

  于风手口并用,动作粗暴之极。

  但巧儿也不恼,反而非常受用。只盼着能再重点,狠点,让她好好享受一番。
  他一面吸吮,一面把眼往上望,却是巧儿满脸绯红,五官无处不美,无处不媚。一股风骚妩媚的韵味,从她眉目之间透将出来。尤其现在她那一脸陶醉,星眸半闭的神情,委实美得不可方物。

  她缓缓低头,便即和于风目光相接。她同时发现,自己一对白璧无瑕的玉峰,正不住在他嘴里手里变着形状。

  这时于风吐出挺突的蓓蕾,喘声如牛,双目欲眦,急促的说:「快!快给我!我好难受!」

  巧儿轻轻一推,于风连忙站了起来,手忙脚乱的推掉衣衫裤袜,将那憋得涨硬的肉棒裸露出来。

  巧儿瞧见猎物,香舌微微舔了一下朱唇,双眸带水却有心思戏弄一番。
  她伸出一条腿,发令似的说道:「舔!把本姑奶奶伺候舒服了,就让你爽一下!」

  于风大喜,抱住那香滑诱人的美腿如狼似虎的舔了起来。一条美丽动人的玉腿到处是他的口水,惹得巧儿娇笑连连。

  事罢,于风好像来了兴致,舌头一路向下,划过多肉的大腿,精致的小腿,知道那单薄的白袜和绣花鞋处。他用牙齿扯下那精美的绣花鞋,一点一点的咬下白袜,露出里面小巧玲珑的美脚。

  于风轻轻地嗅了一下,却觉得小脚非但没有异味,反而带着一股茉莉花般的清香。好像发现新大陆一般,于风一口咬住那如玉般雕琢的玲珑五趾,细细品味着。又伸出舌头划过光洁的脚背,粉嫩嫩的足心,惹得巧儿得意大笑,身子都被挑逗的轻轻发抖。

  于风把弄有顷,方把巧儿翻在身下。一张嘴唇如禽啄食,不住吻舔她全身,弄得巧儿兴焰情炽,纤腰丰臀,忘情地不停款摆。

  于风的嘴唇愈吻愈低,最后来至她胯间玉缝。巧儿回眸妩媚的瞪了一眼,便轻悄悄的打开方便之门,将最神秘的花园展现在他的面前。

  于风双指颤巍巍的翻开她两片花瓣,一团鲜艳的层层嫩肉,已经不停地翕合蠕动,立时全呈现他眼前。

  凑眼一看,只见她门户紧小,蚌肉胭红,当真愈看愈爱,旋即把嘴前探,含上她的小豆粒,舌尖来回挑拨。

  巧儿霎时给他这般一弄,身子如遭雷霆,浑身不由狂颤不休,颇颇呻吟起来,颤声道:「啊……不得了……唔……啊……你的舌头……哦……妙啊……哦……」
  她说话才没说完,一条柔软的灵蛇,倏地伸进她花房,仍不停自伸自缩。
  巧儿美得柳眉颦蹙,立时秋波懒动,只知下身发骚发痒,玉液长流。

  然而,于风竟如获琼浆仙露,却一股脑儿全吸入口中。巧儿顿觉魂消魄离,十只玉指,紧紧抓着被褥,腰肢狂摆,提臀相凑。

  他吃了个满怀,方爬上巧儿身上。二人旋即四肢交缠,巧儿连忙吻着他脸颊,就是死命不肯放,「呼……呵……来啊……奴家让你舒服……」

  她大胆地,小手徐徐探向他胯间,一把握住他的巨物,笑吟吟道:「他真是神物,怎会这么粗,又是这么长,给我试试好么?」

  于风忙不迭的点头道:「好!好!求之不得!」说完便走下床来。

  巧儿起身坐在床缘。小手已贪婪地握紧龙筋,一面为他套弄,一面抬起头来,望向于风道:「你是想我双星捧月还是倒吞江水?」

  嘴里虽然说着,手上却觉得越弄越有趣,一双小手上下飞舞,缓套轻捏,无所不为。

  「嗯!舒服……」于风道:「都要!都要!」

  巧儿听见,妩媚一笑,伸手扯下腰间的肚兜,递到于风面前。于风如获至宝,捧到鼻尖狠狠闻着。

  巧儿轻笑一声,便把宝贝搁在她乳沟,用手按着白腻腻的雪峰,把那肉棒夹了起来,只露出玉冠一大截在外。

  巧儿冲着于风微微一笑,开始缓缓抽提,宝贝顿时磨刮着她的嫩肌,只见玉冠一出一没,淫荡至极。

  看着于风嘴里含着那红色的肚兜,一脸享受的表情,巧儿也是内心无比渴望。只觉得不断出没在自己乳间的宝贝越来越大,越来越可爱,便凑上小嘴,玉冠顶开她的樱唇,不住往她腔内出入深进。

  「唔……唔……」巧儿细细品尝巨筋插喉的滋味,竟然是这样一行庞然大物,小嘴刹那间给塞得堂堂满满。她尽量张开口,方能把他全然容纳。

  一番炽情的抽动,于风呜咽不住喊爽。巧儿听了,再次用力地含箍,龙筋每每直抵她喉间,直是又狠又深。

  正当于风全情投入之际,巧儿忽地把宝贝抽离。于风正自茫然,眼巴巴的看着巧儿,巧儿不动声色,稍微调整了一下坐姿,将两条玉腿搭在于风双肩,两只小脚轻轻夹了下于风的脸庞,轻笑道:「看着干嘛~ 来啊~ 奴家让你爽上云天哦~ 」

  看着巧儿烟视媚行的风骚模样,于风只觉得自己的肉棒已经硬的不能再硬。把她双腿提高,往外分开搁在床缘,一缝红艳艳的玉门,满布花露的猩红沟壑,立时全露将出来,清晰地呈现他眼前。两扇花瓣,只是不停翕吐张合,煞是诱人。
  巧儿双手往后按在床上,撑持着身躯。眼见于风提着龙杆,把个玉冠在她肉缝上研磨,直教巧儿又美又痒,让她看得情兴大动。似是期待般饥渴的舔舔嘴唇,向上凑了凑美臀。

  于风贴近身来,一手揪住她一边玉乳,五指轻搓慢捏,巧儿又是一颤,一股美感自胸前蔓延,又是舒服又是畅美。

  于风早已欲火中烧,再无法忍耐了。当下用另一只手握紧龙筋,把套两下,便将浑圆硕大的玉冠往里一塞,花缝顿时给撑将开来,立时陷进了半个,被她的紧密牢牢含箍住。

  巧儿不由畅美道:「啊……好胀,来吧……我要你的深深插弄我……」
  于风听她这般淫声浪语,再也抵受不住,腰臀往前一沉,龙杆竟缓缓没进。
  巧儿只觉龟棱刮着花房,甬道给他寸寸填满,这股被巨物徐缓充塞的感觉,更胜那急攻猛闯,让她更能享受那胀塞感,直是畅美难言。

  而于风直接的自己火热干燥的肉棒好像身置桃源仙境,滑腻腻,美滋滋的妙肉不断吸紧缠绕,仿佛千百支温柔的小手按摩一般,美的不知方物。

  巧儿美目半张,一脸十分受用的模样,含情脉脉道:「嗯!好美,尽情抽提就好,用你的大个儿尽量充实我……填满我……」

  于风也不怜惜,架起她双腿,开始提枪猛戳,才数十抽,已见巧儿嘤声百啭,娇喘连连,花露不停自宝贝抽带而出,滑滑滚流。于风再加一把劲,枪枪尽根,直弄得她心花绽开,昏昏乐乐,不住喊美,玉液沿着股沟直浸裀褥,不觉间又湿了一大片。

  巧儿被抽得欲火大炽,娇喘道:「嗯……再顶深一些,是……是这样……你的宝贝好勇猛…快要弄死人了……啊……来了,又要来了……」

  于风只觉穴翕如璅,琼浆玉液滚滚而出,便知她真的泄了,但他不加理睬,继续钻刺狠戳。巧儿被干得盻盻昏酥,四肢不定,不消片刻,又再美入骨髓,欲火叠生。

  这时于风稍作抽离,把她翻过身来,让她伏在床缘,让她双脚触地。一个丰臀高高竖起,露出前后双洞。于风双手攀着她纤腰,再次举枪直闯。顿即齐根没尽。

  巧儿喊美连连,不住挺凑相迎。罗开低头望着宝贝出出入入,随着动作,只见花唇飞翻,玉液唧唧,沿着她修长的,一串串滴将下来,煞是迷人。

  一轮强猛的急攻,巧儿又丢了一回。确是发鬓凌乱,面色绯红,双眸剪水,小嘴急呼。

  冲着于风又飞了一眼,控制密洞小心翼翼的温柔侍奉。嘴角含弄一玉指,娇滴滴的说道:「呼……于掌门真是厉害……巧儿美极了呢……嘻嘻……」

  于风双目赤红,看见她菊门鲜嫩绦红,紧小如豆,心里不由大动,便用指头揉按起来。才一点弄,立时见她臀肉轻颤,口里呵呵不绝,似乎十分受用,惹得于风把心一横,藉着宝贝满布滑液,便抽离前户,把玉冠抵着她菊门研磨。
  巧儿霎时知他心意,轻轻扭动肥臀,不让他得逞,轻哼道:「哼…唔……怎地……是想一尝奴家的后庭吗……」

  于风气喘如牛,忙喊:「是!是!请姑娘给了在下吧!」

  巧儿却不急,俏生生的翻身躺下,一只美足逗弄着于风胸前的乳头,娇滴滴的说:「你可真是任性,凭地本姑奶奶得听你的?」

  于风结结巴巴,一手攥住那作怪的美足,说:「我,我,我不知道。但只要姑娘答应,在下愿意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!」

  巧儿一听,荡笑道:「哈哈哈……那是不是我说什么,你就干什么呢?」
  说完,另一只脚贴近依然光滑溜揪的大肉棒,玉趾轻轻点弄那红彤彤的龟头。
  于风急道:「是!是!姑娘让我做什么,我就做什么!」

  巧儿嘴角勾起一丝得逞的笑容,玉足轻轻抚弄肉棒,娇娇的说:「那么,奴家要你的人,该如何呢?」

  于风大喜过望,明显不明白巧儿这话的深意,只当是她答应自己,连忙说:「好!好!在下七尺之身,全都是姑娘的!姑娘让我做什么,我就做什么!」
  巧儿奸计得逞,玉足轻捋肉棒,打开门户,说道:「好!那请于掌门慢慢享用奴家哦!」

  于风连忙上前,将巧儿一条腿搭在肩上,另一条向外分开,露出里面的桃花洞和美艳后庭。挺着硬似钢铁的肉棒,抵在了菊花妙处。

  巧儿任其而为,放松身体,随觉菊门给那大物撑开,接着徐徐深进。一根丈八龙枪,终于全根尽入。

  于风发觉如投火炉,整根龙筋被包得丝发难容,畅美非常,和之前的桃源乡完全是不一样的风味。当下缓缓律动,徐徐戳刺。

  巧儿闭目享受,在于风不太温柔的开垦下,羊肠小径,也变成康庄大道,阵阵美感也随之而生,迷人的呻吟声响,再次从她小嘴逸出。

  于风见她舒爽异常,知道美人受用,便大刀阔斧加强速势,一连抽戳百来下,直弄得巧儿淫声大作。

  巧儿不住挺高臀部,腰肢轻摇,喊道:「后门好美,啊……太好了,再要大力……」

  口里叫个不停:「啊……好舒服啊,被你弄着后面,前面却愈来愈痒……还……还不停流水……啊……前面快要来了……好爽……再加把劲,要出来了……」
  于风听着,自当义不容辞,一连几个急攻重抽,即见巧儿低鸣一声,身子猛地僵住,洪洪花露自她花房疾喷而出,弄得地上犹如荒漠渟瀯。他见她已连泄多遍,再也不把守精关,再弄数十回,一股炙热的浆液,直往她深处射去,顿把巧儿美得白眼连翻,呼呼做爽。

  于风正泄个痛快,却发觉今日泄身不同往日,这菊花洞宛如无底洞,夹裹肉棒,一阵阵的吸力从里面袭来,宛如惊涛骇浪。

  于风顿时觉得不妙,想抽身而出但为时已晚。他吓得冷汗直流,胯下那脸上一副回味无穷的绝世美人宛如吸精的恶魔,是准备把他敲髓蚀骨,化作飞灰的存在。

  于风连忙求饶道:「好姑娘,救,救命啊!不,不要再吸了!」

  巧儿面色潮红,酣畅淋漓的说道:「哈…好舒服…再来啊……你不是说将自己交给我了吗?怎么反悔呢?哦……劲啊……」

  于风心中叫苦,本来自己晚上准备将昨日和武威王私通的密信给处理掉的,没想到一进门就发现自己藏密信的地方被人打开了。眼前的女子手里正拿着密信巧笑嫣然的看着自己。

  可没等自己发作,这女子就已经欺身上前,不知怎的,这姑娘的眼睛煞是好看。自己就看了一眼,迷迷糊糊的就和她做了一夜夫妻。

  没想到,她原来是圣盟的人,这吸精夺髓的手段,也只有圣盟中的女子才会如此厉害。看来,自己还是低估了圣盟庞大的力量,一有风吹草动,就会被发现。
  于风彻底认命了,他乞求道:「大人,小的知道自己不该私通武威王。但求大人放过小的一家老小,小的愿意贡献自己几十年的功力给大人,求大人行行好,放了无辜的家人吧。」

  巧儿依然一副享受的表情,看了眼已经被吸得快要皮包骨头的于风,略作沉吟,笑道:「呵呵……好啊」便收起功力,将于风释放。

  于风只觉得骨软筋麻,一屁股坐到地上,不可思议的看着巧儿。

  而巧儿则慢慢起身向前,勾起于风的下巴,吐气如兰道:「奴家可以放了你哦,不过,放不放过你的家人,不是看我,而是看你哦」

  于风不明觉厉,问道:「怎么说?」

  巧儿嗤笑一声,卖了关子说:「待会你就知道了。」

  说完,跨身上前,玉手轻轻拿起依然有些坚硬的肉棒,在美穴口摩擦上下,在于风目瞪口呆的注视下,将那根肉棒吞了进去。

  还没等于风说话,巧儿便已经动作。

  翘臀上下驰骋,蜜肉锁住肉棒,爽的于风大脑一片空白。

  巧儿将于风按到地上,撑着他的肋骨,阴险一笑,腰身前拱,翘臀后翻,一股淡淡的粉色轻烟从巧儿的毛孔飞出,在于风恐惧的表情下,轻烟凝聚,变幻成了一具天魔女的模样。

  那天魔女阴森森的盯着于风,殷红如血的双眸精光一闪,竟然和巧儿同步般,将小嘴亲上于风。

  于风目眦欲裂,却发不出一声,只见一缕缕轻烟从天魔女身上散发,钻进于风的七窍里面。停止接吻的巧儿带着得意的笑容,狠狠地抛弄身子,终于,吸出了于风最后一股精液。

  而巧儿也随之而泄,大股的阴精流出,钻进马眼,顺着于风真气所在和其融为一体,然后汇合里面的天魔女之气,狠狠地击中于风的大脑。弄得于风两眼翻白,昏将过去。而天魔女也重新化作轻烟回归到巧儿体内。

  巧儿爽的浑身香汗淋漓,轻轻起身,只听「波~ 」的一声,肉棒已经离开了玉洞。

  她拾起一旁散乱的衣衫,慢悠悠的穿好,自言自语道:「哼哼,得赶快洗个澡才是。」

  躺在地上的于风却猛然睁开双眼,此时的他不再是之前萎靡的模样,反而精神焕发,神采奕奕。

  他瞧见一旁正看着他玩弄一缕秀发的巧儿,恭恭敬敬的叩首问安。

  巧儿则不管他,起身往门外走去,于风宛如忠犬一般,紧紧地跟在后面。今晚的目的,就是重新「清洗」神玉门!

  至于为何于风会转性,那只能说,《天魔女神功》里有一门秘法,名字叫做《采阳摄魂法》

              第六章太后传功

  「啪!混账!竟敢公然造反!简直不把朕放在眼里!」紫禁城里的御书房,新帝将一捆奏折狠狠地扔到地上,还站起身子踩了两脚,嘴里愤然的骂着。
  奏折本无罪,有罪的是奏折上的人物——武威王。

  前不久,圣盟巧儿潜入神玉门,利用《采阳摄魂法》迷住掌门于风的心神,利用他一夜之间血洗神玉门,掌门的三儿五女还有一妻两妾都被他残忍杀害。第二天,神玉门彻底投靠朝廷,还全部招供了所有和武威王私通的信息。

  武威王得到消息,深知自己已经不能再等了。于是在还没有彻底准备好一切的时候,起兵造反,甚至发檄文声讨无道昏君和妖后丽妃。这份奏折,就是那份檄文。

  新帝心里怒火冲天,体内的真气蠢蠢欲动,一头黑龙的影像在新帝脸上若隐若现,看上去十分可怕。

  就在这时,御书房的房门被打开了。新帝怒势汹汹,头也不抬怒喝道:「滚!敢私闯朕的御书房,给我拉出去斩首示众!」

  这时,进来的那人说话了:「哟,好大的火气。你是想把哀家也斩了?」
  新帝一听,宛如一盆凉水浇在脑门上,连忙抬头看去,只见站在台下的赫然是自己的身母,当今太后——丽妃。

  新帝连忙跑下来,跪在丽妃身边问安道:「儿臣惶恐,是儿臣不对。儿臣该死!」

  丽妃哼了一声,抬手道:「哼,起来吧。」说完,也不管身边的新帝,走到那份奏折前面,弯腰捡了起来,细细的看了一遍。

  新帝见状,急道:「母后,此等大逆不道之言,您就别看了。」

  丽妃却摆了摆手,表示自己无妨,等看完檄文,便将奏折叠好,放到了书案上。

  转身看了看底下的新帝,轻启朱唇,威严地说道:「你继位几年了?」
  新帝老老实实地回答:「启禀母后,儿臣的母后福荫,已经继位两年了。」
  丽妃说:「是啊,两年了。」便走到新帝面前,只听「啪!」的一声,一个鲜红的掌印出现在新帝脸上。

  新帝再次跪倒在地,带着一点委屈的说道:「儿臣知错!」

  「错?你错在哪里?」

  「儿臣错,错在不该惹母后生气。」

  「呵呵,那你知道我为何生气?」

  「儿,儿臣不知。」新帝弱弱的说

  「哼!废物!」丽妃破口大骂,「你如今贵为天子,普天之下莫非王土,你就该有气吞天下的气魄,一个小小的檄文就能让你上蹿下跳,还怎么成就千秋霸业?」

  新帝连忙认错「儿臣知错,母后教训的是。」

  丽妃哼了一声,又重新恢复之前雍容华贵的太后形象。

  她轻轻招手,说:「行了,你起来吧。」

  新帝听言,慢慢起身,依旧低着头,像一个听话的孩子。

  丽妃看了看新帝脸上红肿的印记,伸手抚摸着,暗转功力为其消肿,柔声说道:「疼吗?」

  新帝连忙摇头道:「不疼,是儿臣错了,儿臣让母后失望,儿臣该打,儿臣不疼。」

  看着新帝诚恳的认错态度,丽妃也算是有所欣慰,安慰道:「你也不必为造反之事苦恼,如今朝廷招揽武林各路高手数不胜数,还有禁军二十万,粮草兵器无数,真的打起来,那武威王不过飞蛾扑火,只是自取灭亡罢了。」

  新帝点了点头,说道:「是,儿臣知道了。儿臣一定好好修炼,努力做到一个天下霸主。」

  丽妃点了点头,说:「嗯,好!既然如此,那母后就帮你一臂之力好了。」
  新帝有点迷茫,只是看着丽妃。

  而丽妃从袖子里掏出一根漆黑如墨的骨头,那骨头看上去十分坚硬,上面密密麻麻刻满了细小的文字,还是上古时期的古文字。

  但新帝却从这骨头上感觉到了极其熟悉的气息,他有些激动地说:「这,这莫非是……」

  丽妃点了点头道:「没错,这正是《天魔大法》,准确的说,这是由蚩尤大帝临死前,重新改版的《天魔大法》」

  新帝接过魔骨,小心翼翼的抚摸着,好像抚摸少女娇嫩的肌肤一般。俊俏的小脸写满了喜悦和激动,问道:「可是母后,这不是被封印了吗?怎么会?」
  丽妃却智珠在握的说道:「哼哼,当年黄帝运转大神通封印此功,却不曾想时间的流逝让这封印越来越弱。前不久就有圣盟的消息传来,已经发现了这神功的下落,本后亲自将其取了出来。」

  说罢,丽妃正色道:「皇儿,你虽年幼但资质出众,母后将这《天魔大法》交给你,就是希望你能成为世界最强的存在。你有神功护体,还担心皇图霸业会离你而去吗?但是,你也要小心,这新的《天魔大法》从未有人修炼过,你一定要小心谨慎。母后仔细琢磨,确实发现此功奥妙无穷,它能将你之前修炼的《黑龙真气》进化成全新的地步,但能否成功,就看你的造化了。」

  新帝拍拍胸脯,「母后,您放心吧,儿臣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。」

  丽妃轻轻点了点头,说道:「既然如此,你且来我寝宫,本后为你护法,帮你筑基。等你筑基成功了,本后就命风月二奴与你双修,帮你更上一层楼。」
  新帝点了点头,内心充满了期待和向往,他也好久没碰女人了,尤其是那神奇无比的《销魂极乐》简直美妙。

  无论是《天魔大法》还是《天魔女神功》都是魔道神功,讲究抛弃规则束缚,扩大欲望,追求无穷无尽的力量。尤其是两大神功一阴一阳,都带有互相配合的双修妙法,可以说,新帝练成《天魔大法》和练有《天魔女神功》的女子欢好,增长修为简直事半功倍。

  而另一边,巧儿成功完成任务,得到了太后的嘉奖,将《销魂极乐》第一层的「阴阳交泰」,如今的巧儿,已经成功练就了「魔女回春法」「采阳摄魂法」和一层的「销魂极乐」,实力简直翻了一番。这让以往自视武功比他高了一头的商乌心里严重不平衡了。

  其实,当年两人搞到一起完全是你情我愿,但商乌这人极度自私自利,他不爽自己的老婆黑心夫人饲养男宠,便和黑心彻底分手;对于巧儿的淫荡也是极度不满。以前吵将起来,商乌还能压其一头,现如今巧儿翻身把他比了下去,他的心思也是彻底不平衡了。

  京都的万花楼,是出了名的销魂窟。此时的商乌全身赤裸,抱着身下的一位风尘女子拼命地上下耸动,看他气呼呼的模样,显然是心有怒火无处宣泄,来找妓女发泄一番。

  「我艹,我操,你个婊子,贱人,敢和我顶嘴!妈的!」说完,将身下的女人翻了个身子,「啪啪啪」的抽打着女人白花花的屁股。惹得身下的小美人痛叫不已,双目含泪,对这商乌也是极度不满。若非看在他给的钱确实多,否则哪会来这里受罪。

  可商乌完全不管这女人的死活,他可是高高在上的圣盟四大堂主之一,一个妓女的死活还是不放在心上的。

  当下他将这妓女当做前不久和他顶嘴的巧儿,骂骂咧咧的:「娘的小贱人,以为立了功就能爬到我头上吗?小贱人就是小贱人,万人骑的杂种,老子干你是你的福气,你还敢和老子顶嘴!操死你个小贱人!」

  他说的话太难听,这可惹恼了身下的女人,她以为商乌完全是在骂她,当下挣扎起来,也回骂道:「混账男人,你骂谁是万人骑的小贱人?告诉你,你想弄,老娘还不伺候你了!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,以为老娘稀罕你啊!」

  说完,直接推开有点吃惊的商乌,起身穿衣服。而身后的商乌终于反应过来。
  他凶神恶煞,脑里一片空白。他只有一个念头:「黑心那贱人离我而去,巧儿也敢背叛我,你一个妓女都敢和我顶嘴,我要你死!」

  说完,伸出一爪,五指如刀狠狠地插进女子的脑袋里。

  女子如遭雷霆,鲜血一股股的流出,她用尽力气转头看向商乌,轻轻张开嘴,「你……」

  没等说完,商乌便把手一抛,那女人好似没有重量版被扔飞出去,砸碎了前边的茶几。

  楼上的声响惊动了下面的老鸨,她急促促的跑上来,说道:「哎呦~ 什么事啊~ 商爷~ 有话好商量嘛~ 」

  可一推开门就看到了全身赤裸的商乌,和躺在前边那死的不能再死的女子。老鸨吓得说不出话,结结巴巴的说:「这,这,这是怎么回事?天啊,这……」
  商乌瞧见惹起别人的注意,起身穿好衣服,骂骂咧咧说:「哼!这小娘皮不服管教,敢顶撞老子,老子杀了她又能怎地?」

  这下老鸨不干了,「你,你竟然敢杀人?还有没有王法了?你知道她是谁吗?」
  商乌不屑道:「哼!怎地,老子是圣盟四大堂主,杀人怎么了?莫不是你以为这女子的命比我值钱?」

  老鸨气的说不出话来,只是指着商乌,「你,好,很好!你知道她是谁吗?我实话告诉你,她是伺候过当今圣上的宫女,在圣上练功之际曾被太后赐下神功,帮助圣上修炼武功的鼎炉。只不过她资质一般,实力不济,圣上功力大进后再没用过她,她便离开皇宫,来到我万花楼,你敢杀她,不怕圣上怪罪吗?」

  商乌大吃一惊,难怪这女人在自己见到她时会有一种熟悉的气息,也难怪自己很容易失神把她误会成巧儿和黑心。原来她们都是一样修炼过《天魔女神功》的人,只是她实力实在低微,那点采阳补阴的手段对自己还不如挠痒痒呢!可毕竟是曾经皇上用过的鼎炉,就算离开皇宫,皇上不再干涉她的行动,但她死了,就是蔑视皇室尊严啊。

  更何况,除了老鸨也没人知道这女人会来这妓院里主动迎客,别人也未必知道这女人胆子这么大,都伺候过皇上了,还敢偷偷来妓院里找男人。不过也是了,练过《天魔女神功》的女人一般都很淫荡,就是贞洁烈女一但尝过了采阳补阴的滋味都会彻底变成淫娃荡妇。

  可现在自己怎么办?一但有心人想打倒自己,随便给自己安个罪名,以皇上和太后的手段,自己就算张十个脑袋也没用啊。

  商乌这下蒙了,他不知道原来这妓女会是曾经伺候过皇上的,尽管只是鼎炉,属于那种用完就扔的工具,但毕竟贴着皇室的标签啊。到底该怎么办?商乌确实起过杀人灭口的想法,但一旦这么做,那就真的完了,诺大的万花楼一但死了老鸨,终究会有人调查的。

  所以,趁着现在只有老鸨一人知道这事,商乌打算收买她,让她息事宁人。
  于是商乌连忙换上讨好的嘴脸,笑呵呵的赔罪道:「呵呵,这个,可能误会了。在下只是一时失手,没想到这姑娘身子娇弱,脑袋磕在茶几上死了。实在是在下无心之失啊。要不这样,在下多有财物,都奉献给妈妈你,不知如何啊?」
  老鸨一听,立马明白这货的小心思。眼珠一转,立马说道:「哼哼,你说她意外死的,我怎么看到她头上的五爪印倒像是被人杀死的?赶明天我就去告状,讲你的恶行告诉朝廷。」但却没有要离开的意思,商乌明白。她是典型的不见兔子不撒鹰,不给点甜头是不会罢休的。

  于是商乌从衣服里拿出一枚丹药还有几颗夜明珠和一叠银票,忍痛说:「这是我圣盟精心炼制的白凤丸,有让女人滋阴养颜,回返青春的功效。还有东海产的夜明珠四颗和五万两银票。都是孝敬妈妈的。」

  老鸨一听,眼珠子瞪得圆极了,颤巍巍的接过这些宝贝,连忙塞进自己怀里。定了定神说道:「嗯,我知道了。这姑娘命薄啊,一来老早就感染了重病,而来还遭到如此意外,真是令人心酸啊。商爷大可离去,我会妥善处理的。」

  说完,头也不抬的站在那里唏嘘着。商乌心里早就骂完了老鸨的祖宗,只能腆着笑脸,灰溜溜的回去了。

  他发誓,自己绝对不会再来这里一步了。

  可事情却绝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,真正的风雨即将到来。

[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 编辑 ]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观阴大士 金币 +11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