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【军荼明妃】(39)【作者:asule_wang】
【军荼明妃】(39)【作者:asule_wang】
字数:3908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第39章、显而易见的黑手

  房间的门「嘭」的一声被人推开,一个颇有些姿色的中年女人冲了进来,显而易见,她是听见了我刚刚的尖叫才知道出事的。

  而她眼前的是一副淫靡而又恐怖的情景:一个浑身灰白的老人趴在一副绝美的女性躯体上,面色如同黄金,双手扣在女人的双乳上,两人的下体紧紧结合在一起,滑腻的体液从两人的身体中间滴落,打湿了桌子和地板。

  中年女人正要上前扶起老人试探他的鼻息,却被老人身后的一双美目狠狠的钉在原地,接着柔媚动人却又冷如寒冰的声音响起:「你干什么?」

  「我……」女人迟疑的回答:「我听见喊声……梁老他……」说着又要上前。
  「站住!」我冷冷的道:「你没看见我们在干什么吗?」说着故意把屁股动了动。

  女人满脸通红,回答道:「那梁老……没事吧?」

  「当然没事,」我冷笑道:「梁老舒服得很,你也是他身边的人吧?你能做到吗?」

  女人似乎被我的挑衅激怒了:「可是梁老脸色不对,你是不是给他吃了药?」
  「放屁!」我扶着梁老的头按在我的胸部,怒道:「马上给我滚出去!滚!」
  女人犹豫了半天,一跺脚扭身走出了房间。

  我看着她关上房门,心里稍稍松了口气,再低头看怀里的老人,已经彻底没了气息,又伸手摸了摸他的脉搏,也没有感觉到一丝的跳动,从生理上来说,这个老人已经死了,没错,死于性高潮,民间管这叫马上风。

  我苦笑了一下,心里知道这就是张局长和梁总选定我的原因吧,能让老人得到最无与伦比的性快感,又能应付这种最难搞的情况。没错的,这种人命关天的事情,换做别的性工作者,恐怕已经惹上了人命官司,而对我来说,这不算什么。
  我慢慢把他的身体推开,鸡巴「波」的一声脱离我的身体,接着我把老人抱起来放在床上,自己跨坐在他的下体上,让他软化的鸡巴贴紧我的菊门,运起神通,一阵梵音响过,我的眼中泛起金光,随后我吻住梁老的嘴唇,胸中一股真气猛地渡进他的嘴里,老人的胸膛猛地鼓胀起来,沉稳有力的心跳声再次响起,他仿佛从一个噩梦中惊醒,双眼忽地瞪得如同铜铃一般,紧接着贴在我菊门口的鸡巴就像充了气一样赫然顶进了我的身体!

  我微蹙双眉勉力承受了他这突如其来的一击,不再像之前那样凶神恶煞一般的恫吓,恢复了言笑晏晏:「梁老,感觉如何?这就是所谓真正的欲仙欲死吧?」
  「不错,不错!」亲自用自己的鸡巴征服了女特务「赵梅」的梁老终于放下了几十年的心结,浑身的神经都舒展了起来,言语上也恢复了波澜不惊的气势。
  对于我特殊的身体似乎也不再纠结,不疾不徐的耸动着下身,双手竟然抓住了我的乳房。

  任务终于完成,我也放下了心,索性享受着跟这九旬老人的性爱,几声吟哦之后,下身已经湿得一塌糊涂。

  「还没问,小姐的真实姓名。」难得梁老在性爱中还保持了优雅的绅士风度。
  「嗯~ 老人家好厉害呢~ 我叫张楠,您叫我楠楠就好~ 哦~ 」
  「张小姐……如此异秉,是天生还是?」

  看他问得恳切,我心里也有些感动,于是一边扭动着屁股一边简单说了在西藏的经历,当然隐去了我杀人的事情。

  梁老听得入神,赞叹道:「都说六合之内存而不论,果然不虚啊……那么,姑娘是谁介绍来的呢?」

  听他叫我一声姑娘,我一下子感动得说不出话来,半晌才答道:「自然是…
  …您儿子对您的孝敬了。「

  「哈,孝敬,想必他也享用过姑娘的身体了吧?说起来我们父子跟你的关系,也是羞于启齿的。」

  梁老的谦谦君子气质是之前我所有遇到的男人里完全没有的,我感动之余居然生出了以身相许的念头,明知此事难办,却也想奋力拼搏一把。于是浪声道:「梁老,您刚才对人家霸王硬上弓……虽然气魄雄伟,但未免流于俗套……小女子有一床上绝艺,想献给梁老,不知道您敢不敢尝试?」

  「哈哈哈……」梁老笑道:「那还等什么?我一把老骨头,能尝到如此人间美味,便是死了也值得!」

  「您放心,死是不会死的,不过从现在开始到天亮,您恐怕都要跟我在一起了,我会护住你的心脏的!」我说着他完全无法理解的话,猛然低头搂住他的身体,酥胸紧紧贴住他的胸口,双唇吻住他的嘴,下体运起吸字决,把他的肉棒连带着阴囊一起吸收进我的身体。心中默默念动法决,一股清香无比的真气从我的下丹田缓缓升起,通过两人交接的嘴渡进他的体内,梁老闷哼一声,插在我体内的肉棒狂颤,把仅剩的一点阳精射入了我的身体,我体内诸轮转动,迅速运化了他的阳精,化作另一股真气再次渡进他的体内,催谷着他的肉棒射出透明的前列腺液,同时菊门轻缓地按压着他的阴囊,促使精子分泌形成……就这样,梁老尝到了普通男人一辈子也无法尝到的连续射精高潮……

  之前在成都的时候,为了报答警察张大哥我第一次使用了这个能力,跟他整整缠绵了一夜两个人都没有须臾分开。而梁老年事已高,我不得不在每次渡入真气的时候分一部分护住他的心脉,以免他没走完一个循环就一命呜呼,所以每次喷射的精液的量都不及之前的一半。饶是如此,梁老仍然在绵绵不断的高潮里快活得死去活来,这一场大战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日上三竿,我才最后渡入一股真气让梁老固本培元,同时解开菊门的禁制,鸡巴和卵袋「波」的一声跳出我的身体,活泼泼的不见一丝颓气!

  一夜欢愉,梁老非但没有油尽灯枯,反而更加意气风发,他一翻身把我压在身下,胯下的鸡巴又思冲锋陷阵,我忙伸出玉手抓住他的分身,笑道:「哎~ 老人家,要了奴家一夜了,让人家休息休息嘛~ 再说……来日方长呀?」

  「好一个来~ 日~ 方长!」梁老释然,搂着我的玉体躺下,瘦骨嶙峋的大手在我的两个乳头上逡巡:「既然张小姐这么说了,老夫我也明白你的用意,以后,就在我这里住下吧?」

  「讨厌啦~ 」我假意娇嗔道:「人家是……有老公……」哎呀,我怎么忘了Jacky呢?天啊我真的是有老公的,这么长一段时间我纠缠在梁家父子和张局长中间,几乎真的把他忘了……难道我其实没有那么爱他?不会的,他是我的合法丈夫啊!可是……他为了他的所谓事业,把我献给旁人,他爱我么?

  梁老看我默然不语,以为我为难于他和丈夫之间的关系,忙安慰道:「张小姐不要为难,我这么大年纪了,能跟你春宵一度已经是莫大的缘分,你……」
  我伸手按住他的嘴,凄然道:「梁老爱我,也是我的福分,虽然有丈夫,他却未必这么在乎我……唉……梁老想要我,我再陪您几天就是了。」

  梁老见我应允,乐的手舞足蹈,当下就抱着我又舔又亲,我也索性放下心中所想,在他的亲吻下恣意舒展着身体,两个人都浑然没有察觉到,屋子里的一丝镜面的闪光……

  我原本以为自己在梁家的生活能这样美好的进行下去,哪知道还没等我和梁老穿好衣服,他的秘书就急急忙忙的敲门,感觉天都要塌下来的样子。梁老示意我不必惊慌,自己穿上睡衣走到外面,秘书急急忙忙的低声汇报,中间偶尔夹杂着我听不懂的术语和梁老低声的咳嗽……

  过了好一阵子,梁老推门进来,之前从性爱中获得的活力似乎在这一席谈话中消耗殆尽了,看着我关切的样子,他长长的叹了口气,说道:「唉……张小姐,看来,你被人利用了啊……」

  「利用……?」我心里掠过一丝不安,难道……

  「刚才,我是说我和你……的时候,有没有什么人进来?」

  「有的,一个40来岁的女人,是您的秘书吗?」

  「哈……我身边没有女秘书。」

  我惊呆在当场,那个被我骂走的女人是谁?

  似乎在回答我心里的疑问,梁老在房间里走了一圈,伸手从旧台灯的底座上抠出一个针孔摄像机的镜头:「如果没猜错的话,这个就是她安装的,她之所以冲进来,是想确认这个摄影机没有被桌子上的你我碰到……」

  「你是说……」我几乎猜到了答案。

  「是的,刚才秘书来说,有人把我们的录像放了出去,说我老梁纵欲过度猝死在妓女身上,于是梁氏的股票遭遇了跌停。」梁老苦笑道:「好在,据说你的脸上打了马赛克。哈哈。」

  「那就是有人……」

  「没错,姑娘,你很聪明,」梁老赞许道:「操纵这一切的人,肯定已经早准备做空梁氏集团,现在即便我出面澄清,恐怕也只能证明我还活着,但是以录像的清晰度,我沉迷女色的事实不可回避。几个跌停下去,梁氏恐怕再也没有能力重振声望了,就凭我那个没用的儿子……哦对了,儿子!」老人说着拿出电话拨了一个号码:「喂?嗯,是你老子我!你不用说了,我都知道,胜败乃兵家常事嘛,急什么?不过,这件事情我查过了,和张小姐无关,你不要为难她!」
  我心中百感交集,背后操纵这一切的黑手,不用想就知道是谁。我咬牙切齿的说道:「怪不得!他不要梁氏的子公司的股份,原来是想要更大的利益!这个人渣!」

  「是把你介绍给我儿子的那个人吧?无遮大会今年的主办者?哈哈,老夫知道了。后生可畏啊!」

  「梁老,我该怎么办?」我一时间彷徨无措。

  「你快走吧,未来的这段时间里,梁家怕是会成为暴风的中心,你在我身边恐怕对你不利。」

  「可是我……」

  「不用多说,我会熬过这一关,你不用担心。走吧!」梁老面色凝重,叫来仆人送来一身普通的衣服让我穿上,接着嘱咐我从后门出去。

  梁老算计得再多,恐怕也及不上张局长的一个又一个后招。我从后门刚走出来就发现了跟踪的人,大庭广众光天化日,我也没有办法使用神通飞身摆脱跟踪,只能绕来绕去好不容易摆脱了那个人。

  为了避免自己的身份暴露,我无奈之下没有选择回家,而是在一家快捷酒店临时住了下来,终日不出门,通过网上的新闻分析着事态的走向。

  事情远比我想象得还要严重,随着消息的酝酿,接下来的连续几个交易日,梁氏集团的股票都遭遇了跌停,眼看着近半的资产付之东流,梁总也难以回天。
  紧接着又有新闻爆料,说梁老并没有死于马上风,但招妓是事实。另有可靠消息说,梁老已经住进了医院,好不容易保住一条老命……

  对于后面这条新闻我深信不疑,眼看着自己一生的努力付之东流,换成其他的九旬老人恐怕早已撒手人寰了,而梁老撑得下来,有他自己意志力顽强的因素,也有一成是我在床上做爱时给他的真气补益的效果。

  我每天咬牙切齿磨拳擦掌,想要了张局长的命,但是一则我现在并不敢抛头露面,二则我也并不敢在北京弄出人命官司,一时间竟一筹莫展。

  而我不知道的是,想要了张局长命的人并不止我一个。

  在京郊的一处不为人知的豪华别墅里,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妇人坐在落地窗前的摇椅上,阳光透过窗户在地上拉出她长长的影子,整个画面显得静谧安详。
  而她说出的话却蕴含着杀伐之意:「现在的年轻人啊,想钱想疯了,呵呵,算计到老梁头上来了,你别说,还真是环环相扣。」

  「确实是早有预谋,梁老损失不小,听说已经进医院了。」她身后站着一个俏生生的女人,刻板的职业装也丝毫掩盖不住她惊为天人的身材,女人说着轻轻推了一下眼镜,举手投足之间掩盖不住万种风情。

  「老东西,活他妈的该!多大年纪了还寻花问柳,马上风也不奇怪!」老妇人骂着,可是眼睛里分明有了泪光。

  「您别着急,现在罪魁祸首明摆在那里,就等您一句话了。」女人娇笑道。
  「嗯,素馨,你去办吧。吞了的钱让他临死之前吐出来。」

  「好的。」名为素馨的女人转身欲走,老妇人叫住了她:「等一下,办的彻底一点,相关的人也都做掉。完事去你的师门避一避。」

  「明白,您放心。」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